303276

读创网首页 > 文化 >
【原创】即将登场!中国现代设计教育奠基人王受之首次来深开个展
来源:
编辑:

读创/深圳商报首席记者 刘悠扬

以理论研究闻名的中国现代设计教育奠基人王受之,将首次在深圳展出他的最新个人画展。9月25日至10月30日,“王受之艺术作品展”将分为两场登陆深圳,第一站《澳门沧桑:一个五百年的城市建筑时间囊的记录》将在深圳巢美术馆展出,第二站《穿越历史——“商周篇”》将在深圳技术大学创意设计学院展览馆展出。

据了解,两个展览共展出80件作品,均为王受之今年创作的新作,涉及多种实验性创作手段,包括在皮纸上画水墨画、迄今为止尺寸最大的钢笔画等。其中,《澳门沧桑:一个五百年的城市建筑时间囊的记录》是国内第一个以澳门城市历史为主题的画展。

本次展览由小燕画院巢·美术馆、深圳技术大学创意设计学院主办,新玺·海平面艺术中心协办,吴小燕、霍裕达、张晋君担任策展人。

近日,王受之接受读创/深圳商报记者视频连线采访,谈及“设计之都”深圳,他认为,深圳有良好的娱乐产业基础,却尚未形成完善的娱乐产业网,诞生引领世界的娱乐龙头集团,缺乏娱乐人才的教育输送平台。他冀望,再过十年,深圳能成长为世界级的“娱乐之都”。

▲王受之2021年底在深圳小燕画院做讲座

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建筑“时间囊”

在中国,学设计的学生没有不知道王受之的。20世纪90年代,他的《世界现代建筑史》《世界现代设计史》《世界平面设计史》等著作成为国内大学设计专业的主要参考教材。他也被认为是中国现代设计教育的奠基人之一。

▲王受之2021年底在深圳技术大学讲设计人生

曾任广州美术学院设计系副教授、系副主任,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西切斯特大学访问学者、美国洛杉矶“艺术中心设计学院”终身教授、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院长。2019年9月,在美国和中国广东教了大半辈子书的王受之,在73岁的年纪只身来到上海,参与筹建上海科技大学创意与艺术学院的专业学科。

“过去,大家都认为我是一个理论家,不知道我能画画。”近日,王受之在接受记者视频连线采访时笑言,其实他常年坚持画画,从未间断。而促使这批新作面世的契机,则是今年3月到5月的上海疫情,让他有大量时间待在家中,于是拿出三分之一的时间来创作。

其中,《澳门沧桑:一个五百年的城市建筑时间囊的记录》这一组作品,原本是他的“城市手记”出版计划之一。早在2006年,王受之就出版过城市绘画随笔《巴黎手记》和《北京手记》,隔了几年再推出《威尼斯手记》,都是他在各个世界著名城市走街串巷,看建筑、拍照片、逛书店、写笔记,画了大量钢笔画和水墨画,用图文并茂的方式,介绍城市的历史文化。

几年前,他在澳门科技大学给博士研究生班上课,课余就去走旧城,画速写,做记录,得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研究基督教艺术的顾卫民教授讲解和帮助,对澳门历史有了深刻体认。

“之所以动手画澳门历史沧桑,完全是作为我自己从事多年建筑设计史论的工作背景,除了非洲部分地区、拉丁美洲、澳大利亚之外,完全没有经过战乱、政治动乱打扰的城市在世界上非常少见,在东亚地区几乎完全找不到。而澳门这个时间囊居然就在眼前。”王受之说,从1553年葡萄牙人获准在澳门半岛暂时居住,到1887年澳门正式成为葡萄牙殖民地,再到1999年主权回归中国,澳门这个位于东亚、东南亚核心位置的小城市,居然避过了所有战争,经济虽然不发达,日子过得平平稳稳,宗教信仰一脉相承几百年,耶稣、妈祖、佛陀、孔子照拜不误;而城市也历代相传,从500年前的葡萄牙建筑到疍家客家的居所,再到每一次战争带来的移民的住宅建筑,纹理清晰,成了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一个建筑“时间囊”。

用艺术再现澳门500年历史文化

“我见过不少人画旧香港、老澳门,大部分是当速写来画,流畅有余、沉淀不足,因此才动了自己来试试画一批真正反映澳门沧桑的作品的念头。”王受之说,他从澳门开埠之前的疍家开始,画到现代澳门,避开博彩业那些高楼大厦,想给大家看看这个“时间囊”的精彩。其中,澳门宗教建筑较多,他以耶稣会时期的巴洛克风格为主,直到新古典主义为止,挑选了几个有特点的,没有全数收入。

为了让创作更加真实,王受之搜集了许多文献资料,包括老照片、老纪录片、古代英国人和葡萄牙人画的油画或钢笔画。根据这些古老的文献,他画出了葡萄牙人刚抵达澳门时的妈祖庙,因为先有妈祖庙,再有澳门,Macau来自粤语的“妈阁”;也画了在山顶炮台上看百年前的澳门城区,远处就是香山县的田野和山脉;还画了从香港过来的轮渡,晚上6点在香港开船,第二天早上4点到澳门,英国人的轮船公司,却叫做“佛山轮渡”;更有澳门现代街景,澳门路牌都是中文、葡萄牙文、英文三种语言,是一大奇观。

在即将展出的作品中,有一张画作格外“硬核”,是王受之根据古代西洋画复原而来的,是葡萄牙刚刚建立澳门的情景,右边炮台所在地是现在葡京酒店的位置,左边城墙外的山上有座教堂,就是今天“大山巴”所在的位置,而观众视角就是现在的横琴。

值得一提的是,“澳门沧桑”系列画作的呈现方式非常特别。王受之选择了一种粗糙的皮纸,是因为皮纸有岁月和陈旧感,他在皮纸上画西方水墨,发展出一种水墨的淡彩写生类型出来。

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国家重大战略部署,而内地大多数人对澳门历史还不甚了解,王受之冀望,“澳门沧桑”画展能用艺术的方式,对澳门500年历史文化做一次梳理和记录,“在我心目中,这一套画总数应该在100张左右,它们最后应该永久性属于澳门人民。”

以“穿越”为壳重新叙述历史

本次“王受之艺术作品展”的第二站《穿越历史——“商周篇”》,是王受之用图画读懂古典的一次尝试,也是他即将开设的“娱乐设计”专业的一次生动演示。

而这批画诞生的缘由,与国人的读史热潮和谬误不无关系。“中国古代社会的思想、文化、城市、建筑、服装、民俗,其本来面目究竟是什么样,大部分人是从电视剧里获得的知识,而那些和实际的考古知识相差甚远。”王受之说,所以他想用绘画的方式把中国历史再叙述一次,这次的《穿越历史——“商周篇”》就是他庞大工程的第一步。

王受之设置了一条穿越主线,故事中,他跟着助手黄棠走进山崖边的废弃工厂,惊异地发现这里是一个工业化时代的宝库,从科幻小说中的车船到“二战”时期的吉普车、上世纪60年代的火箭,应有尽有。在这座工业废墟里,他们找到一台穿越机器,转眼便掉落到商代的巫师动物园,开始了游历商周的故事。

王受之的这一组作品充满“蒸汽朋克”风,古典元素和现代元素在其中融合碰撞。例如,他用拉斐尔的“雅典学院“方式,把诸子百家画在同一张图上,这些人不完全生活在一个时期,前后有差距,有些人是高官,比如商鞅、李斯,有些人一辈子都不出世,好像鬼谷子。

讲述历史时,他也有自己的思考视角,例如西周灭殷商,把中原人口全部强迫迁徙到陕西,在周原建筑两个双子城:丰都和镐都,合称丰镐。“这样的迁徙,和出埃及记有得一比,百姓之苦却记载很少,我因此画了一张A3大小的西迁周原。”

创作过程中,王受之做了很多考证,力求画面表达合乎历史原貌。例如,商代的房子,斗拱还没有出现,都是干栏式的,屋子都是槽顶,瓦还没有出现。孔子生活的年代,丝绸还没有出现,孔子杏坛讲学图中所穿的是粗糙的麻布。那时也还没有桌椅,人们都坐在地上。马鞍还没发明,骑马的人也都没有马鞍。而画面中的甲骨文、金文、大篆,都是他专门练习多遍,并结合考据画的。

值得一提的是,这组作品是国内目前最大尺寸的钢笔画,一部分是四分之一大的素描纸,有一些甚至是半张大小的素描纸,这种尺寸在世界上也绝无仅有。钢笔画是一种基本退出舞台的艺术形式,王受之是硕果仅存的几个还画钢笔画的艺术家,他受德国版画家丢勒、法国插画家多列影响甚深,坚持钢笔画创作已有半个世纪。

冀望深圳成长为“世界娱乐之都”

如今,王受之是上海科技大学创意与艺术学院副院长,并筹划在中国开创一门新学科——娱乐设计。此次展出的《穿越历史——“商周篇”》,正是“娱乐设计”专业的一次生动演示。

在国外,“娱乐设计”已经开始出现,可目前国内还没有这个专业,它是叙事、美学、技术结合在一起的体验式设计,是文化和产业的融合。

王受之在美国教书的时候,开设过一门选修课,叫作“娱乐设计导论”。当时他发现,学生有学插画的,有学电影的,有学做道具的,而大家都在做与娱乐有关的事情,于是就把这些内容综合起来开了这门课。没过多久,学校就创立了娱乐设计系。现在,娱乐设计系已经成了艺术中心设计学院最大的专业,学生占总人数的1/4。

“国内娱乐市场这些年发展迅速,电视连续剧的产量也很高,但基本是在国内放映,很少能真正走向国际市场。为什么?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缺少娱乐设计的大战略。”王受之说,深圳有很好的娱乐产业基础,游戏产业、电竞产业、动漫产业都形成了产业聚集效应,也有腾讯、华强方特这样的领军企业,更因毗邻香港,有香港先进的娱乐制作人才、成熟产业链等优势,可以通过深港合作来激活。未来,深圳应放眼于粤港澳大湾区,致力于形成完善的娱乐产业网,诞生引领世界的娱乐龙头集团,打造娱乐人才的教育输送平台,他冀望,再过十年,深圳能成长为世界级的“娱乐之都”。

审读:孙世建

 
 
 
 
E办事
  • 办事八达通
  • 生活八达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