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276

读创网首页 > 文化 >
【原创】万事如艺│古典主义草书最后一曲绝唱
来源:读创/深圳商报
编辑:陈旭

苏海强/文

祝枝山草书《摸鱼儿》词立轴及谢稚柳题签。

他可能是书法史上最丑的人。因长相奇特,他经常自嘲丑陋;又因右手生有六个指头,他自号枝山;或因为丑,他在电影《唐伯虎点秋香》里经常被风流潇洒的唐伯虎戏弄于股掌之上。

然而,他丑的外表下,却有一个美的灵魂。他是明代著名书法家、明代“江南四才子”之一、他的草书被人称为:“天下无” ”国朝第一”。

他叫祝允明,号枝山,因做过应天(今南京)府通判,人称祝京兆。

那么,“国朝第一”“天下无双”的他的草书,在历史上究竟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我们不妨顺着这帧《摸鱼儿》词立轴,去找找他在书法史上的坐标。

这帧《摸鱼儿》词立轴,草书,纸本,纵72.2厘米,横26.3厘米 ,署名“枝山”,钤有”枝指道人“朱文方印、“祝允明印”白文方印。右下角盖有吴湖帆鉴藏章“湖帆审定”朱文方印。右上角曾有谢稚柳裱边题签:“祝枝山书摸鱼儿词。稚柳题。”

《摸鱼儿》词立轴吴湖帆鉴藏印。

先来欣赏一下这首词作:

并轻舟,与君商话,且收掌中钩钓。天空水阔风光美,摸得鱼儿多少。却堪笑,痴呆老,得鱼又向波中倒。钓还有道,在不浅非深,莫迟休急,更要收纶早。还闻说,此处越兵来到,亡吴踪迹堪吊。只今淡水清如玉,还是越池吴沼。君且道:人间世,功名争似安闲好。且开怀抱,便鲜煮肥鲈,满倾香酒,万事醉都了。

苏台即姑苏台,故址在今苏州南郊姑苏山上,位于石湖风景区,西依上方山,东濒石湖,山水相间,环境绝佳。公元前505年,姑苏台始建于吴王阖闾,后经夫差续建,历时五年乃成。建筑极华丽,规模极宏大,耗资庞大,以供吴王夫差奢靡、娱乐。就在吴王夫差花天酒地、穷奢极欲的时候,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占领吴国城池。吴王夫差逃至姑苏山上,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求和未成,无奈自刎而死。姑苏台被越兵付之一炬,成为一片废墟。

两千余年后,明世宗嘉靖二年癸未(1523年)三月,祝枝山用八个词牌,为苏台八景填词八阙,即“苏台八咏小词”:《蝶恋花·虎阜晴岚》《点绛唇·苏台夕照》《八声甘州·上方春色》《忆秦娥·包山秋月》《摸鱼儿·越溪渔话》《忆王孙·甫里帆归》《西江月·横塘晓霁》《尾犯·寒山晚钟》,这首《摸鱼儿》词就是其中之一《摸鱼儿·越溪渔话》。

在《摸鱼儿》词中,作者描绘了一幅和渔翁对话的场景:越溪上,风光优美,天高水阔。作者将自己的游船和渔船并拢,对渔翁说,请收了手中钓竿,我们说说话吧。见作者问钓鱼收获,这渔翁真是笨拙老迈得可笑,他竟然把钓上来的一篓鱼又全部倒进了河里。末了,他还津津乐道说起了钓鱼的道道来。他说,下钓要选择河水不深不浅的地方,起竿不能太迟疑也不能太急躁,时机要把握得恰到好处。作者插话道,听说越王勾践的军队曾打到这里,这里还有吴国灭亡的遗迹可供凭吊。但现在这里早已物是人非,哪还有当年帝王功业的丝毫遗迹?只剩下越溪的这一汪清水依然如碧玉一般澄澈。渔翁却说,人生在世,那些功名富贵怎比得了平安逍遥。我只管放开怀抱,吃着刚煮的鲜美鲈鱼,喝着满杯的醇香美酒,不醉不休,至于那万千鸟事,都让它们见鬼去吧。

这阙《摸鱼儿》以两人对答成词,有描写,有叙述,有议论。既有人物形象刻画,又似有人物心理描写,还有故事情节铺排。虽是词,但像散文,也像小说。通过人物各具身份的对话形成对比——一个纠结于功名的作者和一个放浪于山水的渔翁的对比,人物形象呼之欲出,词意暗含其中。词的开头是作者笑渔翁“痴呆老”,词的结尾却是渔翁笑作者“看不穿”。通过对话的深入,作者隐隐有了一种临渊羡“渔”的况味,从而流露出一丝归隐的情愫。

据日人藤原有仁《祝允明年谱》载,明孝宗弘治十七年甲子(1504年)秋,四十五岁的祝枝山书《咏苏台八景小词》;明世宗嘉靖二年癸未(1523年)三月,六十四岁的祝枝山作《苏台八咏小词》。《咏苏台八景小词》和《苏台八咏小词》文字虽略有不同,其实说的是同样的八首词作。据此不难推断,这八首小词应为祝枝山得意之作,因为“得意”,他一生曾多次书写;这八首小词应作于1504年秋或稍早时候。

祝枝山十九岁中秀才,五次参加乡试,才于明弘治五年(1492年)33岁那年中举。此后,他七次会试不第,便干脆绝了科举念头,以举人选官。在正德九年(1514年)55岁那年,授为广东兴宁县知县。嘉靖元年(1522年)63岁,转任为应天(今南京)府通判,一年后64岁时称病还乡。

以上可知,45岁时正是祝枝山执着于科场试图考取功名而反复不得的时候,《摸鱼儿》词表达的正是其时对科举“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矛盾心理。

祝枝山草书变化多端,即使时隔三、四年书写相同内容,面目也会有变化。清人王澍就曾说:“有明书家林立,莫不千纸一同。惟祝京兆书变化百出,不可端倪。”为此,我们不妨比对一下祝枝山书于43岁的草书《前后赤壁赋》、书于48岁的草书《宋玉钓赋》、书于61岁的草书《自书诗卷》、书于63岁的草书《荔枝赋》的区别,以推测这帧《摸鱼儿》词立轴大致的书写时间。

祝枝山草书《前后赤壁赋》(局部)。

通观祝枝山43岁的草书《前后赤壁赋》,起笔多方笔,大量将笔画缩短成点,通篇以点、短线、直线为主。画面震撼,让人看到的是密雨惊风、飞砂走石;节奏强劲,让人听到的是擂鼓敲钟、黄钟大吕;情感激越,让人感受到的是激情澎湃、神采飞扬。欣赏这帧《前后赤壁赋》手卷,就像欣赏贝多芬《命运交响曲》。隐现的是祝枝山在科场屡试不第、屡败屡战时期放旷不羁、不屈不挠的人生。

祝枝山草书《宋玉钓赋》(局部)。

从43岁到48岁时,又是五年过去,科场屡战屡败的祝枝山,显然已没了五年前的锐气。这在草书《宋玉钓赋》中表现为,圆笔增多,曲线增多,点和短线减少,线条力度明显趋弱。而且,笔画与笔画间、字与字之间略显拖泥带水的牵丝增多,显示出其时祝枝山对科场的厌弃以及由此表现出来的人生疲态。

祝枝山草书《自书诗册》(局部)。

61岁的祝枝山,已在七品县令任上摸爬滚打6年,兢兢业业的工作却因不善也不愿阿谀逢迎而不得上司赏识,官场的蝇营狗苟应已渐次看透,人生渐至达观。这一年的草书《自书诗册》中,四十多岁时以点、短线、直线为主的特征已被以长线、曲线为主所取代,先前的那种节奏感劲爆的特征也已被韵律感十足的特征所取代,先前紧致的笔道也变得松弛。

祝枝山草书《荔枝赋》

64岁,这一年,祝枝山告老还乡。没了官场的纷纷扰扰,没了俗事的牵牵绊绊,祝枝山在书法上好像迎来了第二春。表现在这一年书写的草书《荔枝赋》上,仍延续了61岁《自书诗册》长线、曲线为主的特征,但用墨更加清朗,行笔再趋劲健,气息更加温淳。

由此,笔者推断,这首《摸鱼儿》词虽作于祝枝山45岁前后,但这帧《摸鱼儿》词立轴,应该书写于他64岁称病还乡之后。其时,祝枝山心里已经彻底悟出了老渔翁“功名争似安闲好”“万事醉都了”的深意,万千鸟事已经抛开,功名富贵已然放下。故其笔下,既不拘泥于运笔的中锋侧锋,也不胶着于用墨的轻重浓枯。而是随意所适,纵横自如,修短随化。非常自然地以笔画粗细和墨色浓枯形成节奏,以几乎清一色、或长或短的曲线形成韵律。故此作虽是草书,却无半点汪洋恣肆的张扬,反有几丝云淡风轻的闲雅。如果说,词中渔翁的那种“万事醉都了”的洒脱,还只是作词之初祝枝山的一个梦。那么,书写此作时,祝枝山成了渔翁,渔翁就是祝枝山,这种洒脱也已成了他的一种自然本能。而当年的那种临渊羡“渔”心理,已幻化成此时的满纸鱼悦。看着那一根根或粗或细的线条,我们又安知那不是一尾尾欢快游动着的鱼?

明代书法大致分为三个时期:

初期,以“馆阁体”为关键词。刚得天下的朱明王朝为加强统治,极力推崇孔孟之道、程朱理学。由于思想受到钳制,以笔画停匀、结构周正、墨色乌光、一字万同为特征的馆阁体风行一时。沈度、沈粲时为显贵,馆阁体祖师沈度更被皇帝赞为“我朝王羲之”,不会馆阁体的士子甚至“官途”无望。士子们为求仕进,纷起效仿,致使这一时期的书法整体表现为僵化呆板、平庸俗气,几无艺术审美可言。

中期,以“个性”为关键词。明代中叶,社会日趋稳定,文人士大夫冲破“理学”的禁锢,开始追求个性解放,以“致良知”“知行合一”为宗旨的王阳明“心学”应运而生。与此相应,书法家们主体精神觉醒。他们在继承魏晋、唐宋诸家的同时,开始追求个性意趣,书法由此向艺术回归。陈献章、祝枝山、文征明、唐伯虎、王守仁、王宠等人成为其中代表人物,文征明的 “吾以此自娱,非为人限”,唐伯虎的“神时独游天地外”之主张,无不强调自我,张扬个人主体精神。

晚期,以“浪漫主义”为关键词。明万历年后,资本主义在社会萌芽,思想解放成为潮流,“心学”与市民意识融合,加上西方传教士的到来,冲破传统权威、反对教条主义成为晚明社会新风尚。受此影响,晚明书法呈现出浪漫主义特征,书风“尚态”。随着高堂大构的明式建筑的发展和纸、绢等材料制造的进步,书法创作也有了三大变化:书写由“坐着写”变为“站着书”、形式由“小尺幅”变为“巨轴书”、欣赏由“掌中读”变为“壁上观”。董其昌、王铎、张瑞图、黄道周、倪元璐、徐渭、傅山等成为这一时期的代表书家。

书法史上,有着帖学和碑学的区分。按照通常的说法,碑学一指研究、考证碑刻的时代、体制、源流、文字和拓本真伪的学问,始于宋代,如欧阳修撰有《集古录》、赵明诚撰有《金石录》、郭宗昌撰有《金石史》。二指崇尚碑刻的书法派别,起源于清嘉庆、道光间,经郑燮、金农发其机,阮元导其源,邓石如扬其波,包世臣助其澜,始成巨流。如马宗霍在《书林藻鉴》卷第十二综述中就说:“嘉道以还,帖学始盛极而衰,碑学乃得以乘之。”

笔者以为,碑学书法真正“发其机”者当属明末王铎、傅山诸公,而让他们“发碑学书法之机”者是明末文人篆刻的兴起。白谦慎先生在其《傅山的世界》里就说出了文人篆刻对书法的影响,他认为傅山笔下的涨墨现象就来自文人篆刻追求金石气的影响。

白谦慎所说的金石气,正是碑学书法区别于帖学书法书卷气的典型特征。窃以为,从这个意义上说,碑学书法的概念应该由“崇尚碑刻的书法派别”改为“崇尚金石碑刻的书法派别”。因为,如果把碑学局限于碑刻,则势必将殷商甲骨、三代吉金等金石气十足的文字,排除在碑学书法之外。显然,这种提法是不全面的。由此也可知,康有为、马宗霍、张宗祥、沙孟海等人关于碑学书法或为北碑、或为北碑和秦篆汉隶碑刻、或为北碑唐碑的说法,显然太过胶著于一个“碑”字了。

在以上描画出的书法史坐标图中,我们不难发现,祝枝山的坐标点处于帖学行将衰微、碑学即将萌芽的模糊地带。只是,所处地带虽然模糊,他在书法史上的地位却是清晰的。愚以为,祝枝山是继张芝、王羲之、王献之、孙过庭、张旭、怀素、黄庭坚等人以来的又一位草书大家。他之后,虽然还有王铎、傅山凭草书成就可以进入“草书十大家”行列,但是,王铎、傅山及其后的草书大家的草书,无不融入了金石气,已不是纯帖学意义上的草书。

如果把纯帖学意义上的草书称为古典主义草书,那我们完全可以说,祝枝山草书,是古典主义草书的最后一曲绝唱。而这帧历劫数百年得以流传至今的《摸鱼儿》词立轴,无疑是这曲绝唱中的一个重要音符。

 
 
 
  • 天气
但是我们是否想过,受疫情影响的可不止人类,动物世界受到的影响可能更严峻。疫情中的动物世界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对人类的经济和社会生活带来严重影响,损失也无法估量。”鲁兰豹告诉记者,他们十分关心新冠疫情对于动物的影响,比如长期不跟游客接触,动物会不会有一些疏离感。
1
【原创】美丽深圳│动物们的寂寞他们最懂
彭兰进行了“算法社会背景下的算法研究拓展”的演讲,对近年来新闻领域算法研究的现状与新进展进行归纳总结,并对学界未来发展的方向进行展望。▲第三届“启皓奖”颁奖典礼在主旨发言环节,李本乾以“数字时代的传播战略创新”为主题,讨论了企业战略环境的数字化发展态势以及在这一趋势下企业在跨界协同和整合营销方面正在进行的创新。当天下午,三场分论坛同时进行。
2
【原创】怎样看“数字时代的自我与社区”?第三届启皓新媒体青年学者论坛举行
机械不只是技术问题,更是一个思想问题。
3
【原创】讲座|郑岩:试解秦始皇陵彩绘铜车马之谜
陈燮阳将执棒,深圳交响乐团奏响“命运的素描”音乐会。
4
【原创】深交上演纳瓦罗《单簧管第二协奏曲》中国首演,衣丞独奏
5
【原创】荷兰梵高博物馆全面接入微信生态
作为“新代表”,今年王传启带了3份建议上会,涉及粤菜师傅培训、互联网外卖平台、婴幼儿家长教育等。王传启建议,政府可以每年拨出专项预算经费,打造婴幼儿父母教育学习培训体系。建立高水准粤菜师傅培训基地王传启表示,饮食是文化载体,粤菜作为中国传统四大菜系、八大菜系之一,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
1
【原创】两会声音|市人大代表王传启:让粤菜成为另外一张“深圳名片”
今年的深圳市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到,推动消费体系升级。读创/深圳商报记者陈小慧袁静娴在“双循环”背景下,促消费扩内需成为重要发力点。深圳市七届人大一次会议上,不少深圳市人大代表为深圳释放内需潜力、培育新型消费业态等建言献策。
2
【原创】深圳两会|建设“国际时尚街区” 打造全球新品首发高地
3
【原创】深圳两会|高标准建设智慧城市:平台要AI 6G应提前 智能需“上”杆
“韧性城市”被列入国家“十四五”规划中,今年的深圳政府工作报告在提出未来五年目标任务时提到,“高标准建设韧性城市”。“这构成韧性城市的基础,也是城市安全的基石。维护城市安全,要打造基础设施加上生态和水系(城)的韧性,各类活动有规可依、有章可循、有法可治的情景(市)的韧性,和城市全域信息感知各类风险预警预控且应急有效的智能管理和治理平台(管)的韧性。
4
【原创】深圳两会|谈创新、人才和城市韧性,陈湘生院士说了这些
深圳市政协主席林洁逐一介绍了其他9位主席班子成员:副主席田夫、吴以环、陈倩雯、王大平、姜建军、王宏彬、乔恒利、王幼鹏,秘书长梁增昌。审读:谭录岗。
5
【原创】新当选深圳市政协主席班子与记者见面
 
E办事
  • 办事八达通
  • 生活八达通